网易首页 > 网易宁夏 > 正文

泉子湾里过红军

2019-10-23 13:52:33 来源: 固原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现年91岁的贾二爷之子贾忠全

现年88岁的杨老汉之子杨云山,绘声绘色讲着当年过红军的故事

红军当年过泉子湾喝水的水井

红军过泉子湾(《红色海原》插图)

王恒德文/图

我小时候最爱听村里的贾二爷讲古经。贾二爷和我爷爷年纪相仿,经历的事情多,讲起古经来绘声绘色,让听者如临其境。一次,贾二爷讲了一个我们脱烈堡泉子湾过红军的故事,我记忆深刻,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忘记。故事发生在1936年秋季的一个夜晚。当时海原县过红军着呢,中央军在曹洼、脱烈都驻了兵,高头大马,凶得很。头天晚上就有一队红军从曹洼打了过去,两方打仗,枪声就像炒豆子一样,响个不停。老百姓都吓得缩在家里不敢出门。到了白天,中央军的飞机在华山头顶飞来飞去,丢的炸弹轰隆隆的响,很吓人。

到了晚上的时候,枪声总算消停了,脱烈堡又恢复了宁静。天刚黑,贾二爷吃罢晚饭,喝完一壶茶,就照例拿了根鞭杆到泉子湾的瓜地里去看瓜。泉子湾是脱烈堡村南大坝沟沟垴里的一块地的名字,因一眼水泉而得名。这块地有十来亩,是村里的富户“老河州”掏钱雇人拉土铺垫而成。“老河州”是早年从河州(今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迁居到脱烈堡的外来户。这个人是一个买卖人,见的世面多,头脑灵活,来到脱烈堡后,干了许多村里人没经过的事,这外来的沙子淹了本乡的土,一来二去,“老河州”就成了脱烈堡远近有名的富户。

“老河州”将泉子湾的地全部压了沙,用来种西瓜。泉子湾的地,春夏天旱的时候,可以吊泉水浇灌,种啥都是旱涝保收。“老河州”心眼儿多得很,不知从哪里弄来一种西瓜籽,叫北豆瓜”,是一种压蔓西瓜,种得迟,生长周期长,瓜熟得也迟,结的西瓜又大又圆——究竟有多大呢?贾二爷两臂伸开比划着说,比缸盖还大,小娃娃都抱不动,一头攒劲驴只能驮两个。北豆瓜,瓜皮厚实,但瓜瓤沙甜,一个瓜的瓜籽都能收十来斤,五六个人放开了吃恐怕才能吃完。每年到了九十月份,当别的地方都没有瓜的时候,“老河州”的北豆瓜才开园呢。这事说给现在的人听,没人信,还当是说笑话呢。一些远路上的人在大冷天到脱烈堡能买上西瓜,而且瓜的价钱比夏天的瓜贵得多,这在那时候的海原县都算是奇事。所以“老河州”一年下来比那些靠务农挣的钱多得多。

“老河州”很会活人。贾二爷那时候刚奔50岁的年纪,懂点风水学问,在脱烈村也算能说得起话,因此也才有幸能被“老河州”聘请为泉子湾瓜地的看瓜人。贾二爷看瓜尽职尽责,白天给挂压蔓、打尖、壅土,晚上就住在“老河州”搭的瓜房里,瓜地里稍有风吹草动,贾二爷就起身到地里巡视一圈。

当天晚上,贾二爷摸着黑一步步向瓜地走,约莫一袋烟的工夫,就到了地头上。贾二爷侧着耳朵一听,隐约听到一声声人睡觉打呼的声音,觉得十分奇怪。只见从瓜地里爬起一个人,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小声对贾二爷说:“老乡,别怕,我们是红军,是穷人的军队。”贾二爷吓得不轻,走近细看,只见一个年轻小伙子,大约20岁出头的样子,虽然穿得破烂,但人长得棱角分明,十分精干。再往瓜地里一看,只见泉子湾黑乎乎的西瓜地里,横七竖八趴着几十个娃娃,有的头枕着胳膊,打着呼噜睡得正熟,有的醒着,手里拿着盒子枪,眼睛亮晶晶地瞅着贾二爷。跟贾二爷说话的红军年龄不大,却是这些娃娃的头儿。他将盒子枪别进腰里,耐心地跟贾二爷解释。他说:“我们是红军,我姓傅。我们的部队昨天晚上突破曹洼的敌军后,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我们是便衣队,受上级指派,要连夜进山去寻找大部队。现在临时在这块瓜地里歇息,是为了便于隐蔽,您的西瓜我们一个都没动,请老乡放心。”听了红军的解释,贾二爷勾着腰,走近了将这些小红军仔细瞅了一圈。只见这些红军年龄都很小,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的都是破烂的农民衣裳,个个面黄肌瘦,口唇干裂,看着十分惹人疼。“哎,遭罪啊!”小时候逃过难的贾二爷,鼻子一酸,眼泪就不由得淌了出来。看着这些可怜的娃娃们,贾二爷心想,“管他‘老河州’的瓜呢,先让红军娃娃们吃个饱再说。”于是就摘了几个西瓜,放在地上对红军娃娃们说:“娃娃们,快吃西瓜,先吃饱肚子再说!”

这些红军娃娃都很规矩,听了贾二爷的话后,一个个都舔着干裂的嘴唇,怯怯地看着姓傅的大娃娃的脸色,齐刷刷地摇着头。一个小红军给我敬了个礼说:“老大爷,我们是红军,有纪律的,不能吃老乡的西瓜。”听了小红军的话,贾二爷内心十分震撼,心想,睡在西瓜地里,都没有揪一个西瓜吃,这样的队伍哪里有,这红军果然是为穷人打天下的不假!因此贾二爷觉得更得让红军娃娃们吃西瓜,不然心里过不去。于是贾二爷抡起鞭杆,见瓜就打,一会儿工夫,就打烂了一大片西瓜。然后,贾二爷对红军娃娃们说:“娃娃们,现在吃吧,西瓜都烂了,你们吃了西瓜,就是帮我老汉的忙,帮老百姓的忙,不违反纪律。”那些红军娃娃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先吃,最后就都把眼光看向姓傅的娃娃。我就对姓傅的娃娃说:“吃吧,吃饱了才能为穷人打天下!”姓傅的娃娃被贾二爷的行动感动了,他拾起半个烂西瓜,抬起右手向贾二爷敬了个礼,然后郑重地对红军娃娃们说:“那就听大爷的话,都吃吧!”身旁那个机灵娃娃应声对大家传达:“营长命令大家:吃瓜”。这些娃娃们听到了营长的命令,就如饿狼捕食,抱起烂在地上的西瓜吃了起来,只一会儿工夫,就将贾二爷打烂的西瓜吃了个一干二净。娃娃们吃饱了西瓜,一下子活跃起来,个个看起来精神抖擞。贾二爷满意地笑了。

正在这时候,村里的杨老汉赶着一群羊到泉子湾饮水来了。杨老汉会唱戏,善耍牛皮灯影子,算是脱烈村里的一个艺人,被村里的另一个富户雇为羊把式。杨老汉正在吊水饮羊,猛抬头看见“老河州”的瓜地里黑乎乎一地的人,以为是碰见了土匪,吓得半天没敢出声。贾二爷撵到跟前悄悄出声道:“老杨别怕,是我,老贾。”杨老汉怯怯地问:“这是哪里来的土匪,咋把‘老河州’的西瓜给抢了?”贾二爷告诉杨老汉:“这些娃娃不是土匪,是红军,饿了一天了,我当家让他们吃了些西瓜,有事了我担着,你不要怕。”傅营长见杨老汉很害怕的样子,便走了过来,笑呵呵地对二人道歉说:“给老乡添麻烦了,我这里有些银元,也不多,你们拿上,吃了你们的西瓜应该付钱的。”贾二爷瞅了瞅傅营长,又瞅了瞅那些红军娃娃,将傅营长捏着银元的手推了回去,坚定地说:“娃娃,这些西瓜是我老汉的一片心意,不要钱。”杨老汉听了二人的对话,一时陷入沉思。当他看见一名战士背上的铁锅时,就一拍大腿对贾二爷说:“贾老二,你看这么行不。你是给人看瓜的,我是给人放羊的。你敢给红军给瓜吃,我老杨也敢给红军给羊吃。我看你的瓜房里有些干柴,干脆支上锅,宰两只羊给这些兵娃娃吃去。”

杨老汉以性格犟在村里出了名,一贯说一不二,没等贾二爷和傅营长回答,就从雨毡里掏出一把宰羊刀,顺手牵来两只壮羊,说:“贾老二,快喊几个娃娃帮忙宰羊。”一时,泉子湾里热闹起来。大伙支锅的支锅,剥羊的剥羊,打水的打水,不一会儿,一锅羊肉就煮了起来。这些红军战士们饱饱地吃了一顿羊肉大餐后,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贾二爷和杨老汉,趁着夜色,走进南华山深处,去寻找大部队去了。

李雪 本文来源:固原日报 责任编辑:李雪_yc00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小伙靠PPT挣30万 他怎么这么捞金?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