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宁夏 > 正文

我一直觉得,直到现在,我还在贪恋爷爷讲的北武当庙的故事

2017-08-12 11:47:40 来源: 宁夏记忆
0
分享到:
T + -

本文系网易宁夏内容中心 《宁夏记忆》栏目出品,每周一、三、五准时更新。

在宁夏的北部,有一座隐在山林的古刹,它积聚着贺兰山的气脉,独立于世人之外,它就是西北著名的寺院——北武当庙。我常常以为,记忆是最虚幻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会慢慢模糊,但是记忆中,爷爷讲北武当庙故事的模样,母亲在北武当庙虔诚的拜佛,牢牢的刻画在我的脑海中。

我一直觉得,直到现在,我还在贪恋爷爷讲的北武当庙的故事

1

小时候,我家住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的巢湖村,巢湖村除了村民和一望无际的田野外,一出门就能看到连绵不绝的贺兰山脉,沿着石子路往北走便是贺兰山东麓洪积扇上的北武当庙,记得爷爷曾说过,北武当庙也叫寿佛寺,是一座儒、释、道三教合一,名扬宁蒙周边的古寺,始建于盛唐时期,距今有900多年的历史。

1965年,因为家里穷,爷爷便带着全家从河南老家搬迁到了大武口区,因为当时这里煤炭丰富,能够解决家里的生计问题,于是爷爷便决定在这里定居,做个煤炭工人,巢湖村的平房便是爷爷在石炭井矿工作后单位分的房子。

爷爷是个“文化人”,虽然只有初中毕业,但是他对于那些历史文化,虽说不上研究,但也能说的头头是道。我和哥哥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每到星期天,我便跟着爷爷,除了让爷爷讲故事外,就嚷嚷着出去玩,那时候,大武口娱乐设施很少,能玩的地方就更寥寥无几了,我们家离北武当庙比较近,爷爷每次都会骑着他宝贝的二八单车带着我和哥哥去北武当庙玩。

那时候,北武当庙只是寺庙,我也不懂寺庙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那里的风景是整个大武口最美的。

整个庙宇坐落在贺兰山下,遗世而独立,庙宇格局与群山险峰相得益彰,彼此互为点缀、互为风景,让人心旷神怡。整座庙宇自北朝南,中轴建筑山门楼、配殿相互对称,和谐自然,每次到这里,爷爷总是喜欢把我驮到他的背上,站在庙宇门前,俯瞰周围的一切,虽然那时山里的树木没有郁郁葱葱之感,但是与市区里的绿化相比,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远远望去,巨大的“佛”字和群山仿佛遮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

爷爷每次来这里,都会去寺庙里虔诚的膜拜,而我和哥哥,趁着爷爷拜菩萨的空档,跑到大佛字上,顺着佛字的笔画,从左到右走一遍。大佛字刻在比较平缓的山上,金黄的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哥哥个头高走的快,他总是嘲笑我“腿短”,我说不过他,便等爷爷过来,告他的状,爷爷每次都会数落哥哥一阵儿,而我便躲在爷爷身后做鬼脸。

“爷爷,北武当庙为什么叫寿佛寺啊?”被数落的哥哥,灵机一动赶紧转移话题,虽然爷爷已经给我们讲过很多遍,但是,哥哥却从来没有记住过。

“不是跟你讲过很多遍了吗?就是记不住,北武当庙在历史上就有“西夏名兰、山林古刹”的美誉,自康熙四十年(1701年)正式在此建庙。光绪年间,北武当庙僧人广煜修学北京潭柘寺,经潭柘寺方丈引见,敬请来潭柘寺进香的慈禧太后为北武当庙钦书“护国寿佛禅寺”白绢条幅,慈禧太后便钦赐“护国寿佛禅寺......”爷爷说着说着,便滔滔不绝起来。

我一直觉得,直到现在,我还在贪恋爷爷讲的北武当庙的故事

2

每逢农历四月初八、七月十五、八月十五、九月九为北武当庙的庙会期,各地前来朝山拜佛者络绎不绝,香火旺盛,而每到庙会期,母亲必来拜佛。

母亲年轻时,基本上没有去过寺庙拜过佛,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在她温柔的外表下,藏着一个刚强的心,她经常说,“求神拜佛管啥用,倒不如靠自己好好努力”,但是,随着我和哥哥一天天长大,母亲这种思想也慢慢改变。

“您以前不是不喜欢去庙会吗?”哥哥问母亲。

“我去为你们祈福,也求个平安。”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整理去庙会所需要的物品。

每到庙会前一天,母亲都会专门去买些金箔纸和香,到了晚上,就开始组织我们用金箔纸折“金元宝”和“莲花盆”。

母亲有一双巧手,金箔纸在母亲的手中像是变戏法一样,我看着母亲折了一个又一个,而自己琢磨了半天都还未成型,有些泄气。

“这样折,这两头是斜对角”母亲手把手的教我,并耐心地讲解着。一切准备就绪,等到第二天庙会的日子,我们全家出动。

一大早,伴着晨钟声,北武当庙通往庙宇的路上挤得水泄不通,操着不同口音的人、拿着高香的人、嚷嚷着卖东西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来“凑热闹”。

我和哥哥跟在长辈们的后面,提着大包小包的用品到了寺庙内。母亲把金箔放入前山门楼前的巨大的香炉里,把香点燃,留了三根在手里,其余的插入香炉中,走到离香炉一米的距离,双手持香,拜了三拜。

从南往北走,依次为前山门楼、灵宫殿、观音楼、无量殿、多宝塔和大佛殿。大佛殿前的多宝塔有五层高,高达二十米,砖砌的楼阁式样,四壁门洞山轩,使塔身形成许多梭角,它的结构与银川市的海宝塔十分相似,但比海宝塔矮小,也不失古朴壮观。

长辈们在每个大殿内挨个跪拜,三跪九叩,虔诚而庄重,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心愿,我和哥哥小时候经常跑到这里撒欢,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但是,在庙里,我们却不敢放肆,每次都是心存敬畏地看着长辈们在这里叩拜,默默地不敢出声。

从庙宇出来,母亲打开了话匣子,“你爷爷以前跟你们讲北武当庙的历史,可关于北武当庙的传说,你们还不知道吧?”

哥哥有些吃惊,一向不关心这些事情的母亲,竟然知道那么多。

“民间传说是这样的......”在回家的路上,母亲结合不同的版本,声情并茂地讲了一路。

我一直觉得,直到现在,我还在贪恋爷爷讲的北武当庙的故事

3

关于这座寺庙的建立,民间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康熙己巳年,石嘴山的戍边士兵,每夜都在山麓巡逻,常常听到“背上我”的呼叫声。一天夜里,士兵们听到呼叫后,随口答应,顿时,一个士兵的背上就出现了一个人,士兵只好把他背走,背出数里地,士兵走不动了,背上的人落地,士兵点着火把一看,原来是一尊无量寿佛石像,恰好此处山侧有一个岩洞,他就把佛像放置在岩洞中。

到了癸末年,平罗清军驻守官兵在贺兰山围猎,突然看见祥云瑞气,笼罩群峰,在山洞中又发现这尊无量寿佛像就把它背回来,行至黑墩塔。当时,有位善行居士提议,可以在这里修建一座寺庙,安置无量寿佛像,但由于没有水,无法施工。人们就求神佛显灵相助,结果地下果然涌出一股喷泉。于是人们就建造了寺庙,从此周围几百里的善男信女都到北武当庙烧香拜佛,从此香火不断。

等到我上高中时,政府推行城市化建设,把巢湖村的平房修建成楼房,我们家便从此搬离了巢湖村,之后随着爷爷的离去,我再也没有听过有关北武当庙的任何历史和传说。

我的高中生活是在石嘴山市第三中学度过,很巧的是,即便是坐在班级里都可以看到贺兰山上郁郁葱葱的模样,北武当庙也若隐若现。由于高中时期课业繁重,我很少去北武当庙,直到高考前夕,班主任为了缓解我们高考的压力,便跟我们开玩笑。

“你们要是实在紧张担心,就去北武当庙里拜一拜吧,说不定好运气就会降临呢,你们都是文科生,记得拜一拜文殊菩萨啊。”惹得我们班同学哈哈大笑,虽然我知道班主任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给同学们带一些笑料,但是我还是去了。

那天,是母亲陪我一起去的,哥哥高考的时候,母亲特意去北武当庙拜佛,祈求神灵的保佑,那时哥哥成绩好,不愿意去拜佛,是母亲硬拉着他去的,而我,成绩不如哥哥,只能自求多福。

站在高处,远远望去,依旧是记忆中的“佛”字和群山。清风拂过,有种回归自然之感,母亲带着我从前山门楼、灵宫殿、观音楼、无量殿到大佛殿一一参拜。虽然我从小到大经常来这里,但是正式参拜还是第一次。

我学着母亲的样子,双膝跪在菩萨像前黄色的参拜垫上,双手合十,许下心愿,然后弯下腰、双手摊开、磕头,一气呵成,就这样连续重复三次,虽然没有向母亲一样三跪九叩,但却是我最虔诚的一次叩拜。

最终,高考成绩出来后,比平时模拟成绩低一些,勉强能上大学。

“你肯定是那天忘了拜文殊菩萨了吧。”母亲笑着安慰我道。

“对,我肯定是忘记拜了。”我和母亲开着玩笑,来掩饰我的尴尬和难过。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只有努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我知道,母亲说这些话只是想让我放松一些。

母亲拍了拍我说:“能考上就行了,也不指望你能光耀门楣,尽力就好。”

大学毕业后,我选择回到家乡工作,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熟悉的北武当庙早已变了模样。以前独立的北武当庙变成了北武当生态旅游区,听母亲说,2009年时,北武当生态旅游区被评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景区由北武当寺庙区、森林公园、归德沟、韭菜沟、贺兰山生态博物馆五部分组成,总占地面积68.8平方公里,这也是石嘴山市开发较早、基础设施较完善,也是目前宁夏最大的生态旅游景区。

时光荏苒,如今,爷爷已离我远去,母亲也双鬓渐白,唯有北武当庙仍然在山林之中屹立不倒。等我来到这个地方,身旁依偎着的是爱我的丈夫和可爱的孩子。

“妈妈,这里真的好美啊。”女儿感叹道。

“是啊,这里还有个美丽的传说呢,在康熙己巳年……”我们站在了当年爷爷讲故事的地方,延续着爷爷当年讲述过的关于北武当庙的历史和传说。

文|李 悦

刘伟 本文来源:宁夏记忆 责任编辑:刘伟_YC0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子月入5000称"我养你"力挺女友辞职 半年后反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宁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