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宁夏 > 正文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做残缺世界里照亮黑暗的灯塔

2017-05-20 18:19:38 来源: 西部关注
0
分享到:
T + -

本文系网易宁夏内容中心 《西部关注》栏目出品,每周二、四、六准时更新。

有人说,选择了特殊教育就选择了艰辛,选择了残疾儿童就选择了付出,特殊教师是一份神圣、光荣、艰巨的工作,选择了这个职业就注定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心血和汗水。而石月璐却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选择了做残缺世界里照亮黑暗的灯塔。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做残缺世界里照亮黑暗的灯塔

他们太可怜了,能帮一个是一个

1999年,正在读高三的石月璐因病休学,住院期间,她结识了几名聋哑人,学会了手语,也了解到了聋哑人生活的艰难。

2000年,石月璐考上了宁夏大学英语系的专科。业余时间,她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银川特殊教育学校去做义工,帮孩子们洗衣服,陪他们学习、做游戏。在得知自治区有规定:只有智力健全、有残余听力的5岁以下儿童才有机会接受语言康复训练后,她决定开办语训康复班,不设入学门槛,帮助更多的孩子开口说话。

为了做成这件事,石月璐2003年大学毕业后在盐池县的一所幼儿园开了“特教”幼儿班,专门招收残疾孩子。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周围的老师和正常孩子们的家长对她的做法极为不满,石月璐心里很不是滋味。

“教残疾学生,别人都觉得我不是个正常人,但是我觉得,他们和正常学生没什么区别,也很聪明”。

2004年9月,石月璐在银川一家英语辅导机构做英语辅导老师,一来解决生存问题,二来这份工作不用坐班,闲暇时间比较多。除周六、日在辅导班带英语课外,其余所有时间都泡在当地的康复中心和特教学校,积累教学经验,学习教学方法。这期间,她目睹了好多原本可以通过训练就能恢复语言能力和听力的孩子们,因为种种原因放弃或被放弃。

“这些孩子已经够可怜了,如果再被放弃,太可惜了,我要帮他们,能帮一个是一个”。

2007年,带着身上仅有的2000元存款,石月璐回到了老家盐池县,为了攒够开办起康复中心的资金,她干回了老本行,在盐池县开办了英语辅导机构和补习班,一个假期下来,挣了5000多!

2008年,石月璐顺利考取了特殊教育相关的就业能力证书和手语证,暑假刚过,她在学校门口发培训班的广告传单时,看到了一位名叫戴星的聋儿正站在校门口,眼巴巴地看着其它正常孩子在家长的带领下报名。

?      小戴星孤零零的身影让石月璐很是心疼,在得知这个孩子已经接受过聋哑训练后,石月璐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狠下心向同学借了钱,在自己办的培训班对面租了一套上下两层楼的门面房,成立了天使残疾儿童康复中心。

“能帮到他们一点点,我就很开心了,看见家长们那么的相信我,把孩子放在这里,我真心觉得不能辜负他们”,从教戴星开始,石月璐正式开始了她的特教事业。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做残缺世界里照亮黑暗的灯塔

两次尿血、七次搬家,她总想着再坚持一下

石月璐陪伴这些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孩子们一起,踏上了漫长的康复训练之路,每天,她都会早早来到康复中心打扫卫生,等待孩子们的到来,她一人身兼数职,给学生上课、带学生游戏、为学生做饭、帮住宿的学生洗衣服。其中最为困难的是教学,不仅要使用手语和学生进行交流,还要一对一地让学生练习对事物的认知……

戴星的性格十分敏感,经常哭闹不止,有一天石月璐的母亲来看她,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语训、做游戏,石月璐忙得连水都没顾上喝一口,母亲心疼女儿如此辛苦,多次劝她放弃,专心管好辅导班,石月璐总是笑笑,敷衍过去。

这些在石月璐看来还不算个啥,最苦的是怀孕之后强烈的妊娠反应。康复中心成立不久,新婚的石月璐怀孕了,这个小生命给石月璐带来欣喜之余,也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艰辛。

快要临产时,石月璐浑身发肿,脚背肿得连楼梯都上不去。

“后来大夫告诉我,我当时的病情十分危险,弄不好连大人的生命都保不住,现在想想还挺后怕的”。

即便是这样,石月璐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生完孩子后,家人多次劝她停掉康复中心,专心做辅导班,她还是坚决反对。

“不管有多难,我一定不会放弃这些孩子”,为集中精力把康复中心做下去,石月璐狠了心,停办了收入可观的辅导班,专心做起了残疾儿童康复工作。

2009年9月,没了辅导班的收入来源,已经来回搬了四次家的康复中心只能再度搬家,石月璐找到了一座小院,仅有的三间房屋,被精心布置成教室、宿舍和厨房。       渐渐地,石月璐的康复中心已经有了十来个孩子。

十几个孩子性格迥异,管理起来十分辛苦,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加上睡眠不足,石月璐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儿子3个月大时石月璐就没了奶水,最恐怖的是突然两次尿血,吓坏了她。

就是这样,石月璐每天都要抽出时间为聋哑儿童“加餐”,只是为了让聋哑患儿尽快恢复听力和语言能力。

比生病更糟糕的事情是居无定所和经济拮据带来的巨大困扰。

2011年,租来的小院要被拆掉,康复中心的唯一收入是每个孩子每个月400到500元的学费,每个月的花销比学费多出好多,用入不敷出形容,一点都不为过,高昂的场地租金迫使石月璐不得不将康复中心迁到了另外一处平房。

2014年春,平房要拆迁,这可愁坏了她。

“整个春天都在蹬着自行车满大街找房子,不知道将来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挺绝望的……”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石月璐为房子焦虑不堪的当口,盐池县政府在一次调研期间发现了她的康复中心,当年5月,在政府的帮助下,石月璐带着30多名孩子搬进了新家——一座3层楼的大院子,前后加起来,命运多舛的康复中心一共搬了七次家。

“有时候觉得自己都有点坚持不下来了,但是看着这些孩子,心里实在不愿放弃他们,就想着,再坚持坚持吧”。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做残缺世界里照亮黑暗的灯塔

“对不起老人,对不起孩子,心里有愧疚”

搬到新的住所后,来康复中心报名的儿童也陆续地增加,孩子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家人看到不少患儿都顺利地康复、毕业,被石月璐的坚持和执着感动了,不再反对她继续这项事业,纷纷来帮她。

目前,中心有76名四类残疾儿童就学:有脑瘫儿童、听障、智障、自闭症儿童等,教职工有14名,妹妹是康复中心的一名专业教师,老公负责后勤,母亲是炊事员,父亲给孩子教书法和绘画,婆婆搬过来帮她照看孩子,虽然有了“全家总动员”的鼓舞,但是对于家庭,她还是心里过意不去。

有一次,石月璐带着老师们去外地学习培训,刚到外地没几天,就接到家里电话,得知孩子病了,她心急如焚,恨不得一下子飞回家里,到孩子身边。

”给孩子打电话,听到孩子的哭声,我的心就揪着疼,精神都快崩溃了,就想回去看孩子,啥也不想管了”。

当时在家的母亲告诉她,让她安心在外学习,带好新老师,孩子有他们照顾呢。

“我女儿6岁,儿子2岁,当时孩子生病住院,输了17天的液,老人也因为照顾孩子,病倒了。

“一想到这些,我就心里有愧,觉得对不起孩子,对不起老人,这些年,欠他们太多太多了,照顾他们太少太少了”,石月璐谈到这些,满满的愧疚感。

培训完回到家以后,看到孩子身上的针眼,她抱着孩子哭了一场。

“我有时候也想放弃,可是看到孩子们渴望上学的眼神,家长们的无助,我知道这已经是一种责任,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了”。

多年以来,石月璐意识到到很多孩子从特训中心毕业后,找工作特别难。如今有了政府的支持,她也有了开校办工厂的打算,为特教中心毕业的孩子提供就业的机会。初步的想法是办一些工序比较简单的厂子,比如种植、养殖、印刷厂等,让这些学生毕业了能有个饭碗。

“累吗?”我问她。

“累,很累很累,但是我感觉我是个幸运的人,20多岁的时候就干了我自己想干的事情,17年了,虽然一路走过来经历了那么多辛苦,但是每次我看到孩子的进步和成长,就觉得这比啥都值得”。

有人说:“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也有人说:“残缺的世界是黑暗和痛苦的世界”,可是,当石月璐用坚强的心为残缺的世界打开阳光的通道时,天使的翅膀不再隐形,所有的梦想也会在这一片寂寞的原野开出灿烂的花朵。

文|潘 宁

关于《西部关注》栏目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欢迎致电:0951-6196819投稿邮箱:wynxnrb@163.com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做残缺世界里照亮黑暗的灯塔

李威威 本文来源:西部关注 责任编辑:李威威_YC0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男子月入5000称"我养你"力挺女友辞职 半年后反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宁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